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57年前的富顺业余剧团

57年前的富顺业余剧团

关键词:富顺业余剧团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富顺文化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
  • 感谢 fushun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3536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1950年春,青天红日,处处秧歌,人们都为解放而欢欣鼓舞。笔者回到富顺县立中学(即今二中)任教,解放战争还在继续进行,乡下土匪也多,学生对形势不太了解,在社会和家长的思想影响下,许多人都不来上学了。平时有800名学生的中学,这时只保持300人左右,一个高中班也只二十多人。学校除学习时事改策、到附近农村参加一些农事活动外,文化课没有固定的课本,正规的教学秩序尚未健全。这样,学生在分化着。一部分人对革命形势有了认识,报名参加中共富顺县委组织的工作队,下乡征粮剿证;另一部分持怀疑态度的人就不来学校上课了。于是,学校就以搞中心工作为主,教学时停时继,不再按计划进行。
  (一)
  当时情况下,对群众的政治宣传工作非常必要,而用文艺形式进行则更受欢迎。这年五月,高中教师李克勤、李彩旗、杨汝纲等人在图书馆发现新到的书中,有《白毛女》、《血泪仇》、《刘胡兰》、《赤叶河》以及《兄妹开荒》等剧本。特别是看了十军文工团演出的《白毛女》后,大家都想试试,于是便决定约些老师和学生试排《赤叶河》,得到县委宣传部部长施川的支持。《赤叶河》是歌剧,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没有乐队。后来在学生中找到几个积极分子,他们是体育教师张应春和学生林开诚、江光济、胡华章等,只有笛子、二胡、三弦之类的简单乐器。可喜的是把音乐老师甘映葵拉来当了指挥。甘老师是原国立音乐学院毕业的,熟悉作曲指挥,从抄写曲谱、排练、公演,到后来与杨汝纲合作作词作曲,创作了一些合唱,如《水车谣》、《胜利腰鼓》等,都收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。
  《赤叶河》是歌剧,而二中只有男学生,女声演员就只能到女中(今富一中)去借。记得演燕燕的女高音是女中学生王淑君,还有学中音的朱时哲、廖时从,后来王德辉、印碧辉、张胜聪、张胜棋等也参加进来了;加上二中的男学生邓仇夷、李联枢、赵汝言、龚宗其、刘祥巍、邓明用和师范的学生郑洪江、张万立、邱明洪、朱新明(女)、邓明弟(女)、刘昭云(女)等,队伍逐渐发展到了1950年下学期,《赤叶河》公演了,效果不错。当时农村的清匪反霸工作正在开展,很需要文艺宣传队伍,于是市委决定将这群师生组成业余剧团,由宣传部部长施川任团长,先后派了陈鑫森和任一之二人代表宣传部住团作政治领导工作。陈后来因故离去,任一之则始终都在团里。
  作为学生的老师:杨汝炯、甘映葵、李彩旗、李克勤、杨汝纶和笔者,自然就成了业余剧团的组织者和领导班子。这个班子的作用,一是负责学生的思想指导和管理,二是剧目确定后的总体设计,然后分头执导。三是上演的剧务工作和后勤补给。有时,学生演员病了,教师就当递补演员。剧团中多数教师都曾扮演过角色。
  (二)
  剧团称业余是名副其实的,没有固定的经费,有点军事供给制的味道。为哪个区演出,哪里就供应伙食,个人是没有补助的。乐队指挥甘映葵自制一根竹烟管,有瘾的就围着抽水烟,平时无烟抽。大家都以自己动手为荣,再多困难都能克服。教师学生均是每人背个背包,没有车,都是步行。那时在小城是买不到化妆油彩的,于是就自己熬制。用少许红、黑、蓝、白颜料,在校医室弄点凡士林就成了。为了外出上演化妆方便,就用几块等大的柏木料,在上面挖几个圆孔,将各色油彩分装于上,化妆时各用一盒。后台有条不紊,十分方便。这些颜料有的有毒,刺激皮肤,大家也不去管它。在城里演出,能用上电灯照明,但找不到变压器,我们就将从地主家没收来的瓷帽筒盛上盐水,在电线上接上铁秤砣,利用秤砣入盐水筒的深浅调节电压变换下灯光的明暗。这办法虽土又危险,但在老电工熊栋林的专心护理下效果极佳,从未出过问题。在下乡期间,这位热心负责的师傅更从各区没收来的汽灯中挑选了九盏好的,亲自挑着随团行军,不管到了哪里,晚间院坝里和舞台上都是光明一片。千百群众就在这灯光下活跃起来。不用说,布幕景片、道具、服装都全从农民没收地主的物资中挑选出来、按照演出要求自己动手改制的。美工邱明洪画景片的效果不错,后来他专攻工艺美术,在唐山陶瓷厂搞设计很有贡献。
  李彩旗负责剧团的后勤工作,管理得很有秩序,服装、道具,景片、化妆、音响效果器材,他都准备得很充分。李老师对学生尤其关心。冬天下乡,晚上女学生们需用热水,他都是尽力去办的。冬天师生同住后台,用稻草垫地铺,他先去向农民借,离开时监督还好。再打归舞台,他总是一人走在最后。
  大家都觉得解放军的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好,自己也照着办。冬夜演出结束,真有点又冷又饿,但情绪高昂。这时区里为师生准备一桶稀饭,一盆辣椒面和盐拌的大头菜,每人一小碗,边吃边谈,心里很热。业余剧团队伍四十多人,下乡搞中心工作,从头年十月出发,到次年五月回校,历时二百多天,走遍全县各区镇,演出近百场,观众十余万人次。剧团的师生虽中途有进有出,但仍是一个团结的整体。到1951年5月4日,因学校恢复正规的教学秩序,师生们高兴地返回各自的学校。
  (三)
  富顺的校园歌剧,从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,只作为学生的文艺活动,演出了《葡萄仙子》、《天鹅》、《万里寻兄》等接待家长的剧目。到五十年代初,业余剧团接连演出《白毛女》、《赤叶河》、《血泪仇》、《刘胡兰》这样大型的歌剧,而且明确地作为党发动群众的宣传工具。当时,张敏政委很重视剧团的演出效果,有时甚至支持导演作个别情节的变动处理,对民愤极大、群众要求“敲砂”(枪毙)的人物,就立刻“处决”。
  女学生演员中,年龄最小的是张胜棋。她演出时感情真挚,哭声感染了一大批观众。如有一次在药王庙为警卫团的全体指战员演《血泪仇》,出现全场抽泣,甚至出现哭来晕倒扶出场去的动人景象。后来张胜棋得了个雅号叫“哭神”。剧团也从乡下回城整休过。没有团址,回来曾住过江阳书院、县供销社等处,除了做些个人的生活安排以外,主要都是排练新剧目,有时还给学生讲课,学习政策和文艺理论,如毛主席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就是在整休时学习的。学习的方法很大胆,由一个人联系剧团生活实际,一气讲了约三个钟头,就算学过了。
  剧团的腰鼓队也有点特色。除了说唱的是自己编写以外,不知谁的主意,将城隍庙那只大鼓弄来装上轮子成了一件巨大的腰鼓节奏乐器,游村时震动一条街,造成一种昂扬奔放的效果。
  此外,剧团也起到了培养人的作用,一部分同学参加了青年团,一部分同学按他们的要求转到了工作岗位,后来有些同学成了国家干部、工程师、导演。如在剧团演小生的邓仇夷,后来考入中央戏剧学院,成了有名的导演。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电话:0813-7209336 传真:0813-7209336 邮箱:200800265#qq.com
地址:四川省富顺县富洲大道215号两校对面3楼富顺在线 邮编:643200
Copyright © 2004-2024 富顺在线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联盟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""
='{"id":"10"}'>